VI设计

当前位置:主页 / 新闻 / 公司VI设计来自特定的社会性关注

公司VI设计来自特定的社会性关注

2020-04-11 10:33:15
公司VI设计来自成功的代言人身份。显然,代言人费德勒对劳力士Sky-Dweller手表“面子感”的塑造也是极其关键的。豪雅表在挑选代言人时选用了陈道明的形象。作为演员,他在观众中一直享有着很高的声望。广告中,陈道明极力推崇豪雅表的非凡品质,关键词点出其为先锋、传奇、杰作,并指出该表专为豪仕而设。代言人最后说道“我是陈道明,我与豪雅共传奇”,代言人的形象得以强化并转移到品牌的联想上。

公司VI设计来自特定的社会性关注。这种社会性关注往往来自异性或用户的社会关系。凌士男士沐浴露的广告对两位男士进行对比,一位用凌士男士沐浴露,另一位用较为女性化的花香型沐浴露,镜头显示前者在女性面前展现了男性的魅力。茅台白金酒的一个广告以过年需要送礼为背景,一对年轻夫妻在超市里选购礼品,其中一句广告词是“送白金酒,才有面子”,这种“面子感”来自购买者和使用者社会关系的肯定性评价预期。
公司VI设计来自特定的社会性关注
公司VI设计来自重要的使用场合。三星Anycall W629手机广告呈现一个高贵的居所,画外音“纽约的论坛,巴黎的晚宴,米兰的发布会”,主人公为出席重要场合而做准备。在所有装束都准备就绪后,主人公说道,“还有一样东西”,镜头此时推出三星手机。重要的使用场合常用来为品牌进行定位,而“面子感”则是定位的核心内容,最终形成特定的品牌联想。

公司VI设计来自奢华的消费梦想。蒂芙尼一个短片的主题是《梦想缔造者》,精美的珠宝、优雅的人物、华丽的配色交汇成一幅幅奢华的画面。“极具天赋的设计师,宝石专家和艺术家”为顾客缔造出“超凡想象,无与伦比的美丽”之梦。“奢华”概念帮助产生消费等级的差异,可以方便地区分不同的消费群体,从而形成品牌“面子感”。
 
根据笔者的研究,品牌的“面子感”是影响中国消费者对品牌的溢价支付意愿的最重要因素。因此,品牌的“面子感”可以十分有效地塑造品牌的价值。